98信息港98信息港

青岛青年教师暑期开展公益辅导

2019-03-25 05:43:21 98信息港

他没有看到,树干上的一个个眼睛,也没有看到黑色的巨爪。怀着忐忑的心情,姜遇步伐有些沉重。如果进的是一个吃人的门派,那可就出大乐子了。不过他一番审视,认为老长眉虽然行为举止有些异类,不像是之前遇到的那些修士般心机深沉。又是一阵的痛苦与煎熬。

仙道九封在极速运转,他的心脉提供了源源不断的精元,聚集在手脉中,凝成澎湃的能量柱。几乎毫无征兆的,姜遇一声怒吼。“归一剑!”

  响水爆炸死里逃生的工人:被埋7小时,在父亲鼓励下等待救援

  3月22日下午1点,响水化工厂爆炸第二天,56岁的苏洪倚靠在响水县人民医院急诊部走廊上,跟脸上布满缝针痕迹的伤者搭话,讲起儿子苏亮前一晚从废墟里被挖出的事情。

  经历了这番惊心动魄,苏洪整个人瘫下来,时而嚎啕大哭,不断重复着“我到处喊救命”“快急死了”,喃喃许久后,他又被家人扶着坐在走廊的椅子上,盖着衣服沉沉睡着了。

  病房里,被父亲救出的苏亮,迟迟不敢睡觉。他还记得前一晚自己刚刚获救时,消防人员告诉他“千万不要睡觉”,怕他一睡不醒。

  3月22日下午1点多,苏洪睡在了走廊的椅子上。 本文图片均为澎湃新闻记者 钟笑玫 图

  爆炸被埋

  苏亮今年33岁,是响水本地人,在位于响水生态化工园区内的江苏之江化工有限公司工作约5年。3月21日下午2点多爆炸发生时,他在厂里一栋只有一层的自动化控制室内,据事发地600米左右。冲击波将房子冲倒,机器柜挡住了楼板,苏亮和4名同事瞬时陷入黑暗,被埋在瓦砾之中。

  苏亮扒开石头的手有些发肿。头部被石头卡住、只能保持跪姿的苏亮和同事尽力扒开压着他们的小石头,留出缝隙维持呼吸。慌乱之中,苏亮的手机不知踪影,靠着同事提供的手机尝试联系妻子朱洁。

  另一边,始终联系不上丈夫的朱洁立刻赶往工厂,被路上的残酷景象吓得六神无主。因为封路,朱洁一时难以继续前行,只好回家打探消息。直到当日下午接到丈夫的电话,她才有了希望,连忙通知公公苏洪和亲戚前往现场。

  “化工厂里排水的地方这里一道沟、那里一道沟,一不小心踩进去人就爬不上来了。他爸在里面上过班,知道哪里有沟。”朱洁称,要不是公公苏洪在江苏之江化工有限公司工作9年,熟悉内部结构,很难第一时间在废墟中找到丈夫被埋的地点。

朱洁和苏亮同事的短信记录。陪伴与救援

  3月21日晚上7点半多,天色暗下来,借着手机微亮的光,苏洪摸索到儿子和其同事被埋的地方。

  “不要紧张,要保存体力,人很快就来了。”苏亮记得,父亲听到他的声音后,声音也带上了哭腔。安慰儿子之余,苏洪一边打电话恳求消防和亲戚前往现场救援,一边扯着嗓子冲着周围喊救命。

  苏洪不敢搬动太多石头,害怕结构松动后石头掉下来砸伤儿子,见被埋的人呼吸费劲,只好徒手刨去一些碎石,让他们能露出半截身体。

  因为封路,苏洪是徒步几公里赶到工厂的。一路上,他听到再次爆炸的传言、也被刺鼻的气味熏到,没有丝毫犹豫。从晚上7点多至近10点,苏洪一直陪在儿子身边。

  “怎么办?儿子在那,爆炸也不能管。”尽管回想当时的情景,苏洪有些后怕,但还是没有一丝后悔。

  “我们几个人都在里面哭了,叫天天不应,叫地地不灵。”等待救援的时间里,埋在废墟下的苏亮心情也起起伏伏:一开始向外求救时的满怀期待,数小时过去还没被救出去的低落和害怕,父亲到来时又重燃希望……

  苏亮感慨,等待救援过程中,父亲一直在说鼓励的话,如果被救出时间往后再延迟半小时,自己很可能坚持不下去。所幸,连云港的消防人员赶到,当晚近10点,消防员和家属一起将他救出送医。

  响水县人民医院门口的黄衣交警和红衣志愿者为救护车开道。

  不会回去的化工厂

  “他嘴里、身上全是黑的,外套上全是玻璃碴。”在医院,看到丈夫通红的两只眼睛,朱洁既悲痛又庆幸。

  后来朱洁通过妹夫得知,苏亮被救出后,他的一个同事也随即被救出,尚不能确定其余3人的情况。

  苏亮和朱洁原本在外地一家机械厂工作,两人生了二胎之后回到苏亮老家,目前有一个9岁的女儿和一个5岁的儿子,家中住着楼房,有一定积蓄。这次事故发生后,这家人决心要跟化工做个了断。

  3月22日,朱洁告诉澎湃新闻(www.thepaper.cn),苏亮此前在化工厂工作时脚曾被烫伤,此后恢复情况较好。但这次的经历,让他们深感后怕,准备修养一阵后再找其他工厂的工作。

  “真的是死里逃生,化工厂是肯定不会再去的了。”朱洁说。

  (本文苏洪、苏亮、朱洁均为化名)

  澎湃新闻记者 钟笑玫 实习生 徐雨婷 方舸

澎湃新闻记者 钟笑玫 实习生 徐雨婷 方舸

差不多的时间后,在谷主的洞府面前,那团本在天空当中飞行的巨大生物,呲着獠牙从空中降落了下,它抖了抖自己的翅膀,收了起来,然后张开血盆大口,冲着谷主的洞府门,吼叫起来,声音之大,震撼整个流云谷。即便是老长眉脸皮极厚,也不禁有些脸红,他刚来的时候抱石院就是这个样子了,数十年下来完全就没有清理过。

  都市情感剧《都挺好》热播,让“原生家庭”一词再次跃入舆论场。近些年,“原生家庭论”特别火,《都挺好》里鲜明的角色性格将其点燃,并不出人意料。原生家庭,决定着一个人的“出厂参数”,是后续校园教育和社会教育的基础,是塑造性格、品质、价值观的第一站,自然极为重要。

  心理学家弗里曼认为,人从家庭的经历中,不可能没有情感未了的需要。也就是说,没有绝对完美的原生家庭,原生家庭的不足,将成为一个人后续人生的索求和追逐。比如,来自没安全感家庭的人,往往会想在配偶身上找到安全感。

  在《都挺好》剧中,从小活在重男轻女阴影下的苏明玉,虽然早早养成了独立和勤奋的好习惯,但内心深处极度缺爱,所以她用事业的忙碌来抵消内心的孤独,渴望被爱但又畏惧爱。她曾大龄单身、远离爱情,但遇到爱情又那么不知所措、一发不可收拾。正是母亲的压迫、父亲的懦弱,让苏明玉对伴侣缺乏信任,她才迟迟不敢踏入爱河。倒是在她的伯乐和恩师、企业家老蒙身上,找到了父亲的角色替代,因为这是一份难得的关心。所以,她爱事业胜过家庭。而从小被溺爱的“妈宝男”苏明成,则好逸恶劳、自私自利,并把父母的偏爱视为理所当然。

  可以说,原生家庭如果过于极端和强势,有可能决定一个人的半生,甚至影响一生。单亲家庭成长出来的孩子,由于父亲或母亲角色的缺失,往往会比普通人表现出更突出的性格缺陷;父母经常吵架的原生家庭,则会让孩子对恋爱和婚姻感到迷茫、畏惧甚至厌恶。

  所以,为人父母,首先要明白,这是责任,其次才是权利。生下一个婴儿并不是什么艰难的事情,把他(她)培育成人,才是一场真正的修行。

  弗洛伊德认为,成人的人格缺陷,往往来自于童年的不愉快。美国心理学家、精神病学家卡伦?霍妮则直接归纳了来自父母的几大“基本罪恶”,包括“冷漠”“不守承诺”“偏爱”“羞辱”等,这将对孩子产生严重的伤害和深刻的影响。

  事实上,类似的“弥补心理”,恰恰是在剧中的“父亲”角色上,表现最突出。如果把苏大强丧偶前后看作他的两段人生,或者是两个家庭的话,他对“原生家庭”的报复,堪称令人发指。由于受了配偶半辈子的“欺压”,在妻子去世后,他便变本加厉地“作”,以弥补自己半辈子的“弱”。

  当然,也有人觉得,“原生家庭论”是伪心理学、非主流心理学。小偷家庭里,照样可以成长出警察;文盲家庭里,照样可以成长出高级知识分子。比如,生活在同样的家庭里、同样为男孩,苏明哲和苏明成几乎就是完全相反的性格,一个是斯坦福高材生,一个读二本还托关系,苏明成考不上好学校没理由怨父母吧?

  因此,也需要看到,原生家庭的影响不是绝对的,现代人大约20岁前后就会走出原生家庭,之后的自我塑造,更多的是在于自己。原生家庭可以作为一种提醒父母的警示,但不能成为一些人为自己推脱责任的挡箭牌。它是一面镜子,可以映照出优劣;但还不足以成为一把尺子,用以衡量一切。

  在这一点上,作为新弗洛伊德主义代表人物卡伦?霍妮,就反对弗洛伊德的“幼年经验决定一生”的理念,她认为,人格会受到文化因素的强烈影响,当我们积极成长的内在力量受到外界社会力量的阻碍时,病态的行为就有可能出现。

  所以,除了原生家庭因素,我们同样不能忽视来自社会环境和自我力量的影响。从公共立场上讲,我们难以改善原生家庭,也无法选择原生家庭,但是我们可以尽可能地让我们的周边,让我们的社会散发更多的善意、温暖和光亮。这些,同样是塑造一个人、治愈一个人必不可少的药方。

  与归 来源:中国青年报

“诸位,我崇天门今日在鲸城招收入派子弟,凡是有开脉四期及以上修为的修士都可以报名参加甄选,本派功法奇多,保证可以修炼到龙跃期。”有人在前面卖力大喊,似乎是在招揽弟子。独远当即道“择日不如撞日,前辈相邀,自然不忍相拒!”腥风血雨。于是合众人之力,以伤亡惨重的代价封印了恶灵嗜血团,并没有杀死他。

[责任编辑:嵇泽民]